打類固醇雙頰浮腫!丁國琳火辣回《驕女》 認了體力好差

記者洪素津/綜合報導

三立八點檔台劇《天之驕女》劇情驚心動魄,火辣女星丁國琳強勢回歸8點檔,她第一次演出陳珮騏的媽媽,笑說目前只差演韓瑜的媽媽就將「兒女」全都收集完成了,而她之前腳踝裂傷,打了快半年的類固醇才好,因藥物關係身體還在消腫中,也因此隔這麼久才回來拍戲,臉部才會略顯浮腫。

而丁國琳進組後首次拍攝外景戲就遇到寒流,她和陳珮騏號稱是「最怕冷母女檔」,她表示自己很怕冷,身體的恢復力也變差,所以出外景時做好了萬全的準備,好在這場戲可以直接穿上長版外套拍戲,讓丁國琳直呼「很幸運」。

而《天之驕女》劇情越來越精采,最新預告中,謝承均詢問岳母丁國琳「YUKI跟方文鈴之間,真的有深仇大恨嗎?」沒想到丁國琳告訴他「你們夫妻出車禍那天,車上不只你們兩個,還有你們的女兒小愛。」讓謝承均相當震驚,發現原來自己跟YUKI有女兒,似乎之前完全不知道這件事,而事隔20多年再次見面父親楊烈的陳珮騏內心五味雜陳,激動不已,她會因此和父親修補親子關係,還是越來越偏激,手段越來越激烈呢?精彩可期。

《驕女》最大反派丁國琳哭了!慘被獄友打到瘀青、嘴唇腫漲

三立八點台劇《天之驕女》近日劇情高潮一波接著一波,還掀起一股崇發熱,日前飾演「莊月里」的丁國琳面臨更多的報應,受到「大怒神式」的懲罰,車吊在半空中,瞬間一上一下,畫面相當刺激,刺激到網友幫丁國琳求饒,直呼「劇組給丁國琳加薪一下好不」,而下戲後丁國琳也驚曝隱憂,表示自己全被曬傷,打一個禮拜的美白針都沒有用,還慘被獄友打。

丁國琳遭受到報應,全身曬傷。(圖/翻攝自臉書)

Skip

丁國琳近來遭受一連串的報應,丁國琳笑喊「編劇怎麼說,我就怎麼演,我已經全部曬傷了,曬到斑都跑出來,我還被刷牙,整個嘴唇腫起來破皮,還被獄友抓到手瘀青,曬到腫到變形,我好希望可以休假」;而講起角色「莊月里」,丁國琳大喊「不要講觀眾好不好,我自己都很想打莊月里了,她真的太壞了」。

▲丁國琳遭受到報應。

丁國琳無奈嘆「演每一場戲都很崩潰,身體上的崩潰」,不過丁國琳也很樂在其中,表示「觀眾如果喜歡我就繼續演,希望大家給我一個讚」。

▲丁國琳掀起崇發熱。(圖/翻攝自臉書)

丁國琳打類固醇雙頰浮腫 曝身體狀況:恢復力變很差

記者李欣容/台北報導

丁國琳近來加入三立八點台劇《天之驕女》演出,飾演陳珮騏的媽媽,之前她的腳踝裂傷打了快半年類固醇,因為藥物關係身體還在消腫中,進組後就遇到寒流,好在劇組貼心讓她穿著長版外套拍戲,讓她鬆了一口氣。

▲丁國琳腿傷打類固醇半年,身體還在消腫 。(圖/翻攝自YouTube/三立台劇、Facebook/丁國琳)

丁國琳第一次演陳珮騏的媽媽,笑說目前只差演韓瑜的媽媽就將「兒女」全都收集完成了,她之前腳踝裂傷,打了快半年的類固醇才好,因藥物關係身體還在消腫中,也因此隔這麼久才回來拍戲。

[廣告]請繼續往下閱讀…

▲丁國琳穿大衣出外景。(圖/三立提供)

進組後首次拍攝外景戲就遇到寒流,她和陳珮騏號稱是「最怕冷母女檔」,她表示自己很怕冷,身體的恢復力也變差,所以做好了萬全的準備,好在這場戲可以直接穿上長版外套拍戲,讓丁國琳直呼很幸運。

▲陳珮騏寒流拍戲包緊緊。(圖/三立提供)

而陳珮騏則是全身包滿保鮮膜,穿發熱衣,加上高領衣、針織服、外套,一共穿了5層之多,笑著嚷嚷,「春夏秋冬都是我的死穴,我一直覺得怎麼會來演戲,我應該每天在家睡到下午,去喝下午茶、做指甲,為何要來這裡日曬雨淋!」

陳珮騏認為自己在劇中是個溫柔的女人,像一隻小綿羊,但因為從小無法擁有家的幸福感,加上前夫、女兒都意外身亡,希望觀眾在這場戲可以感受到更多這個角色的情緒與矛盾。

延伸閱讀

柯佳嬿、坤達結婚4年了! 罕曝夫妻生活:我們像室友

林柏宏當家教曝超高收入!公開「上課SOP」學生都瘋了

2年前就登記!《微微一笑》男星娶回小13歲「翻版秀智」

陳珮騏《驕女》3種語言流利切換! 化身「日漫病嬌」抓姦

韓瑜被陳珮騏逼跳樓 「超狂爸媽」登場驚險救命

三立《天之驕女》中陳珮騏失去父親楊烈的愛,感受不到家庭溫暖,因而他將這筆帳算在同父異母的姊姊韓瑜的身上,認為都是她害自己從小沒有父親的陪伴與疼愛。陳珮騏為了報復韓瑜,特別從日本回國,13日要播出一場陳珮騏作勢要將韓瑜從高樓推下劇情,丈夫謝承均得知後,通知她的父親楊烈和母親丁國琳趕到現場阻止意外發生。

陳珮騏作勢要將韓瑜從高樓推下(圖/三立)

韓瑜最近劇情發展,就是一個「慘」字,穿著幾乎都是一件迷彩外套,而且最近剛好碰到寒流來襲,除了跟謝承均滾山坡,還要與伊正一直逃亡,光是外景戲就摔了10多次,不論是水泥路、木板地,還是泥地,一路狂摔。此外,倍自己的妹妹陳珮騏推下樓的戲,原本預計要在頂樓拍攝,卻因低溫又下雨,妝不能花而找了能稍微遮點雨的陽台,雖是如此,還是讓韓瑜直呼好冷,希望這濕冷的天氣趕快走開。而一線曙光就是劇中父親楊烈出現,韓瑜可能就不需要再逃亡,恢復貴婦身分指日可待。

謝承均與陳珮騏(圖/三立)

陳珮騏這次回歸使壞卻不承認是反派,只是忌妒心逼著他做出一些越軌的事情,怕冷的她有一套拍戲時全身都裹保鮮膜,身穿發熱衣,加上高領衣、針織服、外套,一共穿了五層之多:「春夏秋冬都是我的死穴,我一直覺得怎麼會來演戲,我應該每天在家睡到下午,去喝下午茶、做指甲,為何要來這裡日曬雨淋。」

韓瑜與楊烈(圖/三立)

陳珮騏認為自己在劇中是個溫柔的女人,像一隻小綿羊,但因為從小無法擁有家的幸福感,加上前夫、女兒都意外身亡,希望觀眾這場戲可以感受到更多這個角色的情緒與矛盾。另,丁國琳也加入演出,第一次演陳珮騏的媽媽,笑說目前只差演韓瑜的媽媽,就將「兒女」全都收集完成了!她之前腳踝裂傷,打了快半年的類固醇才好,因藥物關係身體還在消腫中,也因此隔這麼久才回來拍戲。